1)1.万人之上,一人榻上_君宠难为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杜玉章走入御书房时,当朝皇帝李广宁正坐在龙案后,面前是厚厚一叠奏章。

  “微臣杜玉章,叩见陛下。”

  外面寒意甚浓,这御书房里却温暖如春。大朵馨香的玉兰花供在书案一角,甜腻腻的香气充斥整个房间。

  这样怡人舒适的房间里,杜玉章却仿佛身在冰窟。可他不得不开口。

  “陛下,微臣……”

  “谁准你说话了?”

  李广宁突然一声呵斥,就像一个响雷炸响在杜玉章头顶。他身子一抖,抬眼看去,李广宁俊朗眉目间,露出一抹暴仄。他唇线微抿,一只朱批御笔悬在指间。

  “这样不听话,看来,想让我在你身上再纹上一朵芍药了?”

  声音不大,语调也只是平常。可这一句入了耳,却叫杜玉章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,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。

  人人知道当今皇帝工于丹青,尤其是芍药画得分外妖娆。可谁知道,他毕生最得意的作品,却是画在他杜玉章身上的?又有谁知道,外人眼里享尽皇上恩宠,权倾朝野的杜大人,却只是陛下身下,一个随意磋磨的玩物?

  他背上一副芍药含春图,一笔一划,一针一刺……都是李广宁亲手留下的!整整三日,他被这人锁在龙榻上,哭哑了喉咙也换不来一丝怜悯。那三日,他在情欲与疼痛中浮沉辗转,几乎以为自己不能活着离开那人的寝殿……

  入了那寝殿之前,他还是有着傲骨和傲气的白衣卿相杜玉章。出了那殿门,他日间还是朝堂上权倾朝野的左宰相,可夜里,就成了君王榻上辗转承欢的下贱娈宠!

  若不是与蛮子的会谈就在眼前,而促成边境和平是他的毕生理想,他又何尝愿意主动来见这让人胆寒的帝王?

  “陛下,微臣请命……”

  杜玉章才开口,却见李广宁抄起面前烛台,冲他劈头一泼!杜玉章赶紧抬起胳膊,算是堪堪挡住了脸。但那滚烫的烛泪直接扬在他手上,顷刻就是一串燎泡。

  “啊!”

  他手上燎泡越鼓越大,火烧火燎地疼。李广宁已经站起身,双手撑着书案,像一团阴影罩在他身上。

  “朕叫你闭嘴!怎么,你是听不懂吗?既然听不懂,朕就好好教一教你,什么叫做金口玉言!”

  说罢,他用力一扫,高高一叠奏折尽数扫落地上。装朱砂的碟子也被打翻了,血红的朱砂淋漓滴下书案。杜玉章只见他铁钳一般的大手冲着自己脸过来,下意识地一躲,竟真的叫他扑了个空。可杜玉章心里没有半分侥幸,反而是彻骨寒凉。

  他知道,以李广宁的性子,见到自己居然敢躲,是绝不肯放过他的!

  果然,一声阴狠入骨的怒喝传入耳中,

  “居然敢躲?你是彻底活腻了,是不是?”

  话音未落,杜玉章满头乌发就被拽住,用力扯向书案方向。李广宁力气之大,仿佛连头皮都要一起掀开了,杜玉章疼得呜咽一声。可李广宁没有半分怜悯,他用力一摔,杜玉章眼前是天翻地覆,直接被按在书案上。

  他的脸正对着翻倒的朱砂碟,眼前一片触目惊心的红。耳边嘶啦一声,只觉得通体寒凉。他那件官袍,已经被李广宁从背后撕成了两半。

  。

  请收藏:https://m.aaxsw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